2019-12-12
蔚来李斌回应“2019年最惨的人”:非公关策划,没那么惨

目前,合肥江淮蔚来工厂拥有2000多名江淮精选一线技师和超过200名来自蔚来制造、质量、供应量管理和研发等领域的工程师常驻,整个工厂的自动化率高达97.5%,这或是李斌说保时捷的工厂肯定比不上江淮工厂的信心所在。

李斌说,自己没什么不好的,刚发布的11月销量数据很不错,“反正现在你要订我们车,也要等不少时间,卖得还可以。”

其实,首先没那么惨,我们还是不错的。所以我最近经常收到好久不联系的朋友的问候,说你还好吗?我说挺好的,没什么不好的。昨天我跟一个很长时间没见过的朋友吃饭,他说你看着还挺好的。我说身体又没问题,为什么看着不好呢?因为作为一个创业老兵,我也希望借这个机会跟大家交流怎么样能够在一个充满挑战的环境里面,在一个充满非常多的挫折和困难的创业过程里,保持好一点的心态,这个还是重要的,因为没有好的心态扛不过去。这还是可以有方法论的,做事情平复心态是有方法论的,我把这个小的方法论跟大家分享一下,有一些稍微心灵鸡汤一点,你们就忍了吧,今天反正也不推销车,因为我们刚刚发布11月份的数字还不错,反正现在你要定我们车,也要等不少时间,卖得还可以。

李斌也回应了媒体预估蔚来三季度会亏损的问题,并称蔚来把资金投入到研发、用户服务等长期投资上,也有着4000多项专利的成果,亏损是很正常的事,自己没有把钱花在买私人飞机、豪宅上。

该工厂由江淮汽车和蔚来合资新建,于2016年10月开始动工,2017年11月第一辆车正式下线,设有冲压、车身、涂装以及总装四大工艺车间,以及质量中心、试车跑道、能源中心、蔚来中心和综合办公区。

12月6日,蔚来汽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李斌在艾问2019全球创始人大会上发言,再度谈及《蔚来李斌,2019年最惨的人》一文,作出如上表述,并回应称此文不是公司公关策划。

根据蔚来官方数据,1-11月,蔚来累计交付量为17395辆,其中ES6六月交付至今累计达8896台,ES8全年累计交付8499台。自2018年6月开始交付以来,蔚来全品牌累计交付新车28743台。

据了解,蔚来ES8、ES6由位于安徽合肥的江淮蔚来工厂生产,该生产基地采用订单生产制,年产能规划10万台智能纯电动汽车(双班),并具备可扩展性。

数据公布后,蔚来汽车股价盘前上涨4.55%。

所以作为一个创业者,作为一个创始人,其实我们要给自己打气,因为如果你自己都没有信心的话,你没法激励团队,你也没办法跟你的用户、客户把你真正想做的事情表达出来。在充满挑战的大的环境下,我分享一点我的小的心得,也希望大家能够一起把所有这些挑战都当成我们要完成的工作任务,让我们一起加电,谢谢大家!

今年我其实也看了前面有一些嘉宾分享了一些主题,总体来说都说好像今年比较惨,压力比较大。确实是,前段时间有一篇文章说我是最惨的人。其实我一开始以为,我说怎么黑,虽然负面很多,但是没有这么耸人听闻的标题,我问PR的同事,我说怎么又出一篇负面,他说你先看一下。我一看好像还行,好像是正话反说的感觉,我说那是你们策划的吗?他说不是,我说怪不得别人说我们公关部门差。

12月5日,蔚来公布交付数据,11月蔚来交付量达2528台,创2019年新高,连续第四个月打破今年月销纪录。当天,第10000台ES6也在合肥工厂下线。

李斌在发言结束时称,未来智能电动汽车一定会是主流,作为一个创业者要给自己打气。“因为如果你自己都没有信心的话,你没法激励团队,你也没办法跟你的用户、客户把你真正想做的事情表达出来。”

早前, 特斯《蔚来李斌, 公开2019年最惨的人》的自媒体文章在社交媒体中刷屏, 引发了大家对于蔚来以及李斌的广泛关注。

我的几个建议,第一个,还是要回到原点去思考信息,什么叫原点?比如你创办这个公司是为什么,创始人嘛,这个还是挺重要的。你现在遇到的困难是因为你当时的出发点错了吗?这是一个可以思考的事情。比如说我为什么创办这家公司?我就觉得车不光是智能电动技术的变化,汽车行业的体现也需要变化。你给用户更好的体验了吗?比如我说做用户体验,你是因为成为一家用户体验导致今天遇到这么多的挑战吗?比如我说要做正向研发,你是在这么干吗?这还是挺重要的,回到初心,回到原点,很多角度还是不一样的,如果你偏离了,那你当然需要去修正,如果你坚持了,那你当然就可以更加有自信的坚持下去。

这时候我就想我要做个贵的车可能就不一样了,做主流高端市场的,假设我跟宝马、奔驰、奥迪PK,他们的创始人很早。我觉得可能有机会,当然美国还有个特斯拉,他们创始人年纪也不大,但是不管怎样,我认为有比较优势,其实我讲的这个点挺重要的,创始人对一个公司的活力和他所要坚持的东西是非常重要的,我这不是跟大家开玩笑说的话,这就是我真正的心里当时想的事情,这就是为什么蔚来选择做一个主流高端市场,把自己的产品定位在三四十万价格区间,除了我们可以用最新的技术,保证我们产品的竞争力以外,也有很重要的原因,我觉得在这样的价格区间里面,我和那些主流高端市场竞争品牌有一定的品牌优势,有创业公司的活力,服务用户更好,更多创新的产品,更能够适应软件汽车的新趋势。所以这是我想讲一下创始人的重要性,赛车pk10以后你们想进一个行业的时候,假如这个行业里面有一家公司已经很大了还是创始人在搞,最好离这事就远一点,这是我给大家的建议。

第二个,从大一点的地方去看你自己做的事情,也挺重要的。10月份的时候,我们当时销售数字出来以后,我就直觉,我说还不错,应该是全球电动第一名,他们看了真的是第一名,后来发现便宜的车我们卖得也比他们多,基本是所有的电动SUV里面的第一名,找一个细分市场去看全局的时候,你当然就可以给自己一些信心和鼓励,给自己打气还是挺重要的。我觉得我们还不错啊,我们的团队还干得不错,那你当然就能给到自己一些鼓励,给自己鼓励还是很重要的,你不要指望别人给你打气,你自己给自己打气还是应该的,其实是找一个细分市场,从一个更大的角度去看你做的事情,能够给到自己一些信心,会往前走更远。

非常高兴能参加创始人大会,其实最近我都在忙着大会,本来没时间来,后来一想到艾诚也是个创始人,我们好歹都是一波的,跟大家打打气,一起来做个交流,也是祝贺艾问五周年,也非常高兴参加今天的创始人大会。

原点还有一个是常识,常识也挺重要的。我们经常在极端的意见更容易被表达的一个自媒体的时代,个性化推荐、社交媒体。周航刚才也讲了保持一个冷静的头脑是挺不容易的。在这个时代,我觉得恢复常识,什么叫恢复常识,刚刚我又看到一个感觉是负面的东西,好像有个媒体说预估我们前三季度亏了多少钱。常识难道不应该是投资到研发上,投资到用户服务上,这难道不是常识吗,对不对?这是个常识,如果我们的资金是投入到研发上,那我们要看研发有没有结果,我们有几千项专利,4000多项专利,这就是有结果,我自己并没有花钱去买私人飞机,并没有去买豪宅,并没有做这些事情,我觉得我们花钱在研发上,花钱在服务用户上,这当然是对长期做投资。这其实就是常识。

“也没那么惨,还是很不错的。”

我没有准备PPT,就跟大家聊聊天,创始人这件事有多重要?我先讲一讲自己的切身体会。2012年我就想做车,2014年下定决心了,开始行动,这是第一个问题,我问一下自己我到底做多少钱的车,这还是挺重要的,你想做五万的、十五万的还是五十万的这是完全不一样的。按理来说,做贵的车,中国的企业做起来辛苦一点,虽然现在中国的用户已经能够买中国产的1万块钱的手机了,但2014年的时候不行,现在已经没问题了。但是做贵的车,好像一般人觉得你这个不能搞。但做便宜的入门级的车,这个时候我想了一个很严肃的问题,我能不能跟现在那么多优秀的中国汽车品牌竞争?其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决策点,就是谁在做这些公司?这时候有三座大山,有三个年富力强的创始人,还在兢兢业业、废寝忘食的运营公司的三个中国品牌,2014年的时候其实他们就已经比较优秀了,吉利、长城、比亚迪,这三个公司都是创始人,都是50来岁,年富力强,经验丰富,在过去的20多年的时间里,已经积累了足够的资源和规模。我一想要跟他们拼好像有点胆怯,我就拼十来万的车,我寻思还挺难的。

我觉得,回到初心和常识去思考,回到这些原点,你就会有更多的定力,这还是很重要的。

以下为李斌发言实录:

江淮蔚来工厂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整个工厂生产高度定制化,会根据用户下订单时的要求去定制生产车,目前ES6的产能大约为2800辆一个月。李斌称用户订车要等或意味着蔚来目前订单状况良好。

第三个,周航刚讲了一点我特别同意,还是要从将来看现在,从未来看现在,这个也挺重要的。如果你看到趋势,你站在今天看的话,很多东西可能有点看不太清楚。如果你从一个远的角度去看的话,当然就会不太一样,比如这两天工信部在征求2035年汽车产业发展规划的征求意见稿,这里面也提出来,比如2025年电动车的比例占到25%。我觉得这就是有意思的事情,2025年看到现在,发现今天才3%、4%,你就觉得这个有很大进步,当然就能够给到自己一个好的方向去看这个事情,这个中间要建立起他的逻辑,为什么电动车一定会取代汽油车?我们抛开人员安全、石油安全,抛开这些不说,石油安全还挺重要的,60p%的石油都是国外进口。从个人用户来讲,我们可以看到,自动驾驶什么时候实现,电动汽车是最适合它的技术,因为它的反应速度更快,看到这样一些东西你就知道,从体验出发,从人性出发,将来智能电动汽车一定会是最主流的产品,今天虽然比例还比较少,但是你就知道从今天到将来之间,这个趋势在哪里,你就能够有一个很清晰的方向感。

,,